QQ图片20171129201716.png

看黄医生每天讲述的保健文章,扫描二维码登录微信。

什么是私人保健医生

私人保健医生不同于花钱就能买来的上门医疗服务,而是医生和服务对象通过长期交往、相互了解、信任后形成的一种建立在高度信任基础上的、有一定感情基础的、人性化的特殊医疗关系。有两大基本条件:1、其服务对象必须具有较高的德行和经济基础;2、医生则需具有较高的人品,并掌握正确、超前、独立的医疗理念,简单说就是医生必须是一个看得远、道德高尚的医学明白人。

私人保健医生是一个小众化的职业,只是“为部分人服务”的。其工作模式也不同于常人印象中的样子,灵活多样,无为而治,只要服务对象保持健康就行。

正规医院对患者的治疗,原则是合乎规则。就是说,患者受到医疗活动的伤害,也是合乎规则的,医生不会为患者考虑这一点,更不会因此而有心理负担。但假如病人换成医生的家人,则有完全不同,所以才说“医不自治”,由此可知医疗对人的伤害不容小觑。

私人保健医生所提供的服务不同于正规医院,主要是帮服务对象决断“怎么做最好”的问题,具有个体化,人性化,对服务对象利益最大化的特点。简单说就是“这个病在医生身上该怎么治疗,就给服务对象怎么治疗”。

任何行业都有其不为人知的秘密,特别是医学,关乎人的身体健康和生死,有多少人被伤害了而不自知。“走运,就是遇到明白人”,私人保健医生就是服务对象的明白人。

私人保健医生的作用有两个:1、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尽可能让服务对象保持健康,不生病;2、服务对象有病时,私人保健医生能拿出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案,在需要医院救治时,能帮助选择最合理的治疗方案,避免医疗伤害。

合格的私人保健医生,首先自己是一个健康的人,其次是一个有个性、有原则、有思想、貌似不合群的人。这种人具有独立思考习惯和能力,对事物的理解深刻,有独到的想法,不会随波逐流,事物的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引起他的注意。

这种有思想的人,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清醒着,是现实问题的第一反思者。也是他们创造了另外一种模式引导社会朝着更为完善的目标和正确的方向行走与发展。

有思想的人不是不合群,而是合的群并不为世人常见。就犹如某位哲学家说的:“不是我孤独,而是当我环首四顾时,发现已经没有人与我比肩了。”

私人保健医生的治病理念其实不适合普通的病人,普通的病人,因为认识和经济原因,只能顾眼前有效果,顾不上考虑周全不周全。

 

私人保健医生的重要性

我经常发文章说西医如何不好,中医如何好,但我不是反对西医的“中医派”。

因为在我看来,啥都不是绝对的!西医不是一无是处,中医不是完美无缺,换过来也是一样的,中医不是一无是处,西医不是完美无缺。在医疗上,就不应该分“中医派”、“西医派”,中医西医都是为人健康服务的,该用啥用啥,但难就难在很多人不知道啥时候该用啥。

人是受人影响的,病人接触医生,就会受到医生对疾病认识的影响,觉得应该怎么样。现在的医疗,很明显西医处于优势地位,这就使大部分人认可西医的观念,接受西医的治疗;中医在我国流传了几千年,救人无数,在国人心中的地位自然根深蒂固,不可动摇。而中医和西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医疗体系,在观念、理论、治法上各有特点,如此在人群中形成“中医派”、“西医派”也是正常的,对此要承认、要理解,但一定要有一个认识:中医、西医最终是会融合为一个医的,一切以能解决实际问题为准。

但在目前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对每个病人来说,治病都面临一个选择什么医疗方式的问题。这个问题很严肃,因为医疗方式是否正确决定着一个人的命运和生死!这对“中医派”或“西医派”来说,就只有一种选择、一个结果,是不会感觉和认识到不同的;只有在有两种选择,两个结果相互对比的情况下,人才能强烈的感觉到不同。

比如闹“非典”时,西医也治,中医也治,大家都是最顶级的医生,最后统计结果显示:中医的疗效明显优于西医,这还不算,西医参与治疗的医护人员被感染一致死亡了好多人,中医参与治疗的医护人员却没有一个人被感染,这种对比难道还不够强烈吗?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作为医生,对某些病人会强烈的推荐或反对某种医疗方式,正是因为我看到过同一种病,用不同的医疗方式所造成的后果完全不同。

医疗上的“实事求是”核心是选择合适的医疗方法,这是一门科学,而不是强调什么中医、西医。比如要确定是否怀孕,买一个早孕试纸测一下比找中医诊脉简单明了;若被蛇咬了,打抗蛇毒血清治疗的即快又好;若感冒咳嗽,那吃中药效果好。

实际上,在治病上做到“实事求是”是很难的,这不光是胸怀的问题,还取决于个人知识的占有量和是否有医疗经验。仍然以治疗“非典”为例,那些西医的医护人员不也是医疗的内行吗?不也是专家吗?最终自己还不是受到了伤害?付出了健康和生命的代价?

由此可见,普通人受到不当医疗的伤害是多么容易,而有一个私人保健医生的指导又是多么重要,正如俗话所说“走运就是遇到明白人”。

 

私人保健医生的价值

有两个病人,都是六十五岁的女性,因长期感冒不愈、咳嗽、有痰、胸闷、气短入三甲医院,进行各项检查,ct显示肺部阴影,高度怀疑肺癌。住院医生建议:手术、活检,确诊则做肺叶切除。

其中一个病人术前要我决定该怎么做。我认为:病人体虚,手术本身会破坏体质,加重体虚,这样即使是癌,手术也成功了,后期的身体反应也会很严重,生存的价值降低,综合看,手术只会加速死亡,并增加痛苦,所以不建议手术,改用中药治疗。病人采纳,出院。给中药处方:1、川贝母、蚤休,碾末冲服,一日三次;2、生地、茯苓、甘草、当归、半夏、陈皮,煎汤内服,一日两次。两周后,病情明显缓解,吃饭好转,体力增加;继续换方子调理,提高三羧酸功能,至今两年余,花了药费2万,病人一切正常。

另一个病人,按医生安排手术,活检,肺叶切除术,进重症监护室,出院,生活不能自理,卧床,吸氧,不能吃饭,鼻饲,咳嗽痰出不来,吸痰,病人下肢水肿,再次送医院,普通病房不收,只能进重症监护,过几天在接回家,反复几次,一家人姊妹几个排班照顾,身心疲惫,如此半年时间后,患者去世,期间各种花费近百万。

后一个病人的家人事后说:“如果早知道最终是这样一个结果,也会像前一个患者一样选择我的方法”,可惜,人生不能重来。

这么说是不是这种病三甲医院就不要进呢?不是,关键是要会做选择,要利用好三甲医院的资源而不受伤害,比如下一个病人:

45岁,男性,乙肝患者,病程28年,感冒后,自己吃药一月不愈,我建议查甲胎蛋白,结果明显高于正常,怀疑肝癌,让转三甲医院检查,确诊是肝癌。医院建议:手术,化疗。这时病人要我决定该怎么做。我建议:肝癌微创栓塞的手术可以做,化疗不做,出院吃中药。于是手术后一周出院,我给他用发寒气的中药汤剂,是因为病人虽然没有明显感冒症状,如流鼻涕、打喷嚏、发烧、咳嗽等,但是他有一个动作,就是经常不由人的用手抠鼻孔边,这就是他寒气长期潜伏的表现。连续用药四周,再入院查甲胎蛋白,数值有近万降至一百多,效果明显,再次针对残余肿瘤做微创栓塞,然后出院,继续喝中药,后来两年内按时检查,基本正常,人饮食、睡眠一切正常,活动自如,而当初同时入院的病友一个一个都不在了。

治慢性病看效果人容易上当!

人都认为治病就是要看效果,效果好,来得快,就是好药,好办法、好医生。其实这不全对,对于急性病这是对的,对于慢性病这是很严重的错误!也是导致现代人病越治越多的重要原因。

病由三部分组成:致病原、易感人群、人体反应。

慢性病是什么?大部分是人体反应。

致病原,就是导致人生病的原因,如:病毒、细菌、外来伤害等;

易感人群,就是体虚、敏感的人;

人体反应,就是致病原作用到易感人之后,表现出了疾病的症状。

治病治什么?也由三部分组成:消除致病原、改变易感人群、消除人体反应。

那个办法最快?消除致病原、消除人体反应。那个办法最慢?改变易感人群。

那个办法最彻底?改变易感人群。现在的计划免疫,也就是打防疫针,就是为了改变易感人群,然后让人就不会得某些病。这就相当于中医上的治未病,是最高明的医术。

而消除致病原、消除人体反应,却是现在医疗上最常用的办法。有些病有明确的致病原,比如细菌感染,那好治疗;有很多病的致病原不明确,往往是一个因素引起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又成为新的致病因素,如此形成连锁反应,就不容易采取消除致病原的治疗方法,大部分老年性、慢性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风湿等。

那怎么办呢?现代医学采取是消除人体反应的方法,降血压、降血糖、抗风湿。结果是什么?为了治这个病,把那个病加重了,或者引起了新的病。看看那些药物的说明书所罗列的副作用就知道这个问题有多严重,而且是越新的药,说明书越长,副作用越多。

我说人治慢性病不能看效果,还因为人越是追求在治病时看效果,有人就给人效果看,方法当然是作假,用不该用的药。诸如:生发的中药,加“米诺地尔”;治皮肤病、哮喘、气管炎、风湿的中药,加“激素”;治阳痿中药,加“西地那非”;降血糖的中药,加“格列本脲、盐酸二甲双胍、盐酸苯乙双胍、罗格列酮。”

这么说中药就不治病?不是,中医治病重在调理,也就是“改变易感人群”,效果快慢要看病到了什么地步,人的病分“三焦四步”,病在上焦,前期,当然很快就好了;但到了下焦、后期,他就得慢,快不了,要一步一步治出来,也就是上一步用药为下一步治疗打基础,怎么能一用药马上就见到效果呢?

西医西药是马上有效果,快,这都没问题。你发烧,马上能退下来;你血压高、血糖高,马上能给你降下来;你疼痛,马上能给你止住;这些西医有的是办法。但然后呢?不光该咋样还咋样,还多了副作用,这就是现代人病越来越多的一个原因。对于急性的病,要保命的时候,就是要看效果,要快,大胆用西药,治慢性病,还是算了,除非来日不多。

对此,大部分人没有清晰的认识,治慢性病你还就要看效果、就要快,那你只能上当受害。

所以治病,最好的办法是找到一个好医生,请他做决定,这也就是私人保健医生的价值。